中国电信

[看房笔记] 为了买房,中年女人有多疯狂?

[复制链接]

19

主题

19

帖子

164

粘豆包

大学生

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

    注册自
2020-8-29
发表于 2020-8-29 16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获取更多本地信息,让你轻松玩转冰城网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免费注册

x
孙美维阿姨是我邻居,2018年10月底,她所在的公司公布了一项提前退休的方案,45周岁以上的老员工适用。

提前退休后,员工的工资减为退休金的一半,到手剩下不到两千块。方案上说是自愿申请,实际是变相劝退,没有员工想在中年的时候被调动到需要值勤、上夜班的部门。

不少人对此怨言颇多,可孙阿姨本就急于从工作和家庭两头跑的泥潭中走出,顺势向公司递交申请书,离开待了23年的职场。

她醉心于迎接退休后的理想生活——首先她要买一套新房。房子是一个人的身份象征,只有不断更新房屋,生活才是越来越好,当年同期住进小区的邻居,除了她,基本全搬进了面积更大的新房,让她羡慕不已。

可钱是最大的障碍,目前存款不足,需要贷款。她打算确定房源后,再说服丈夫。毕竟女儿还有不到一年毕业,很快也能供房。之后,她可以用退休金加上丈夫、女儿的工资来还贷款。

积极寻找房源时,孙阿姨也如愿享受到退休的好处。工作日不必再鸡飞狗跳,忙蹿于公事、家事之间,不必再忍着腰腿疼痛和年轻人挤早晚高峰的公车,终于睡得上一个小时的午觉。尽管买菜、做饭、洗碗仍是她一手包办,一天下来,仍有五六个小时的空闲。

三个月过去,她联系了不下十个中介,看了93套房,最终定下了一套比较满意的房子:三室两厅,17年开盘,毛坯,套内面积77平方米,售款82万。

经过她的好说歹说,丈夫终于同意贷款将其买下来。两人一起到楼盘的售楼中心认缴定金,然后到银行去申请贷款。

银行员工翻看完申请材料,却告诉他们:还存在贷款未缴清的问题,银行没办法办理新的贷款项目。

孙阿姨这才知道,丈夫不仅没有存款,还抵押了唯一一套自住房,背着几十万的债务,每个月需要还两万块,这已经大大超出了丈夫手上公务员的月收入。不仅不能买房,一旦出差错,她将失去住所。


这让孙阿姨想起7年前的一桩心事。2019年的房价比起2012年时,翻了三倍不止,那时市里楼盘层出迭见,身边人都在谈论买房。她希望丈夫也贷款供房,两人交了一笔定房金。虽然那会的房价、利率放现在来看很低,但对于当时的工资水平来说,还是一个阻碍。丈夫考虑到负债的风险,将定的房退了,想要存够钱再买新房。

孙阿姨想不通慎重的丈夫,会申请贷款用到哪里,她强忍着没在银行发作,回到家后,勒令丈夫说清贷款的缘由。吵闹了大半个星期,丈夫才支支吾吾地解释,并说出另一个能让她背气过去的秘密。

那是春节过后,孙阿姨记得是整个冬天最为寒冷的几天。夜晚她在阳台收衣服时,能听到风呼呼地撞着窗户。建成使用三十年后,小区外墙脱落、水渍斑驳,越来越老旧。

这个嘉兴小区当年住进来的都是在事业单位、政府行政单位上班的公职人员。第一批兴起的楼盘开始交房后,她看着他们陆续搬走,随后搬进来的都是些商贩、打工族,还有回收废物的人群。

物业渎职,任由他们利用公共地段种菜、养鸡,整个小区被搞得乌烟瘴气。从前人们总是艳羡地提起嘉兴小区,现在它却被当作全市中最穷的地方之一。

孙阿姨从同龄人都住上了更大的房子中看出,她和其他家庭的差距逐年增大。一直未搬家,她觉得自己已经沦为城市里的穷人。




80年代末,孙阿姨考上江苏的一所职业学校,全广东只有几个人被录取。毕业后,她回到广东一个小城工作,坐办公室。过一两年,公司解散,她收到一块在车站附近的地皮作为经济补偿,当时地价贱,没多少人重视。

她想要留在城市,不愿再住黄泥屋,便在市区租着房子四处找工作,随后遇上了现在的丈夫。她感到对方的条件还不错:自己有正规单位,父母都是公务员。当时的政策允诺行政单位的已婚员工可以分购一套单位住房。这对孙阿姨来说,是从农村落户到城市的机会。

她生长在这个小城下属的村镇里。母亲生有五个孩子,她排行第三,有两个姐姐、两个弟弟。不再尿床后,她就开始帮着母亲和姐姐维持家务和农活,照顾弟弟。

她勤快、聪明,长相端丽,母亲听了邻居的建议,送她上学。“知识改变命运”是当时最深入人心的一句口号。她确实改变了自己的命运。

1994年,孙阿姨结婚了,她落户城市,住进铺着洁白瓷砖的楼梯房,亲家买好电冰箱、空调、热水器……家里人给她凑钱买了台彩色电视机。

25岁的她,拥有着城里的户口和房子、在正规单位上班的丈夫和一个女儿,就像全村欢送她去江苏那样,她再次成为村里年轻女人的榜样。

▲ 孙阿姨的客厅一角,摄于1997年。来源:作者
孙阿姨跟我说,这是她记忆中最快乐的一年,自那以后,日子开始煎熬起来,全是焦头烂额、攻心急气和缠身病痛,少见一点点的温情及欢乐。孩子出生,更难有真正的闲暇。

2000年,家公家婆退休了,却没有要帮她带孩子的意思。丈夫不擅长做饭,也分担不了家务。她没有辞职,开始兼顾工作、做家务和带孩子。

她的工资不高,除去买菜、育儿的开销,偶尔还要寄些钱给自己在老家的母亲和姐弟。到2004年,已经工作十多年的她发现,自己还没有多少存款。她和丈夫都“自负盈亏”,彼此只知道对方大致的经济状况。

想要存钱,她开始寻找生财之道。前公司补偿给她的地皮有近六十平米,可以建一栋六层楼高的房子,建成之后,起码能增收一笔租金。

知道她有这个想法,亲家很支持她,小叔子主动提出要帮她设计房屋样式。经过这几年的相处,孙阿姨并不喜欢丈夫的父母和兄弟,认为他们不曾帮补过自己的生活。

之后一年,孙阿姨常为了自建房的设计图纸和丈夫吵架,丈夫坚持给自己的弟弟设计,当时弟弟运营着一家装修公司,而孙阿姨执意要找其他公司。

两人各执己见,僵持难下,孙阿姨终于在2005年6月的一个上午,赌气将设计图纸定了下来,尽管她没有对房屋的设计有太多构想,却认为“外面”的人一定更“专业”。

结果,自建房的设计十分别扭,全栋楼只有一楼有一个卫生间,其余楼层全是零碎的小房间,电线、燃气管道也没有装设好。租客来看房后都感到不满意,房子一年来都没能租出去。孙阿姨感到受挫,丈夫气她自作主张,两人都没再打理这栋房子。

但房子的筹建款是借来的,零几年时的十五万算不上小数目,为了还上钱,他们只能将房子卖了,还清借款后用剩下的十来万买了台本田汽车。

2017年,孙阿姨打听过,那栋房子过户出去后重建过一次,现在市值至少103万。




孙阿姨在倾诉里透露出后悔。如果早在2012年,她知道公积金贷款要比商业贷款的年利率低1%左右,一定会说服丈夫申请贷款。

或许再早一些,在2008年时,不要把那栋房子卖了。那么她就不会在2019年的春节里,感到这么绝望。

丈夫告诉她,抵押自住房去贷款是因为自己的弟弟要买别墅,手头上还缺三十万“过桥”。贷款下来,他拿走十万,弟弟拿走二十万。弟弟答应一个月后将二十万还给他,但没能实现。解释清楚后,丈夫向她借钱还款,甚至怪她卖了那栋房子。

孙阿姨听了,半天说不出话。她突然意识到,自己在这个小城市里生活、工作了大半辈子,最终成为了城里人最失败的那部分。没有事业,没有朋友,也没有爱好。

她已经47岁,腰间赘肉让她重新购买了一堆标着XL的裤子。过去,她将自己的最充沛的精力贡献给了会议、表格、数据、材料,得到的是“先进职工”的称号,换来的则是错失完成财富、人脉积累的黄金时代。

孙阿姨仍想买房,可受丈夫拖累,贷款不可行,只剩下借钱这条路,她决定先向朋友借。

孙阿姨打给了好几年不联系的发小,在聊天中得知她刚升上某小学的副校长,儿子也考上公务员。她匆匆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就挂断电话,只字未提借钱。孙阿姨继续向其他同学、同事借钱,东拼西凑,可离买房还很遥远。


丈夫对买房不可置否。欠款他可以搞定,还清了就开始供房——他只给了这个承诺。她不知道丈夫用什么方式还钱,猜测是些和股票相关的手段——她隐约知道他在过去十年间在玩股票和期货,肯定亏过不少,也许欠款就是这么来的,但丈夫不肯明说。

借钱总不是办法。买房最后的指望,落在了女儿头上。2019年7月,女儿就要本科毕业,孙阿姨期待女儿找到一份稳定的好工作,比如教师,那工资起码在六七千以上。女儿才22岁,可以贷款三十年甚至更长。

可女儿不愿做教师,而想读研,将来做编剧、编辑。“都是些吃力不讨好的活,如果有什么工作比得上教师和公务员,那就只有律师和医生。”孙阿姨对我说。

可女儿读的是中文,没有当律师和医生的可能。孙阿姨又想起了那句“知识改变命运”,她的发小也才高中毕业,读的是函授大专,都能当上副校长,女儿本科毕业,在她看来应该有望当校长。




沟通无果,孙阿姨要求女儿考公务员。5月,成绩公布,女儿没考上。她给找了份事业单位临聘人员的工作,因为正职也竞争激烈,女儿的工资只两千,但有公积金和社保,勉强能供上房。

她询问了当下公务员的政策,考进之后,每年都会涨工资,福利好,常常几百人抢一个名额。

可女儿连考也不想考。在网上搜索一些文章后,孙阿姨决定循序渐进,逐步让女儿改变心意。她也在学习如何做好全职家庭妇女:按时准备一日三餐,洗晒每天换下来的衣服,打扫女儿房间地板脱落的头发。在丈夫和女儿上班后,继续物色合适的房子。

如今的经济条件支撑不起80万的毛坯房,她考虑的是50到60万之间的二手房,打算暂住一年,等到女儿工作稳定,卖掉再买新房。

小区一角。来源:作者
2019年8月,孙阿姨又找好了一套二手房,房主因为儿子生了孙子,要换新房。万事俱备,只欠女儿这股东风。她向女儿表达了想以她的名义贷款三十年买房的意愿。

“凭什么让我现在买房?”女儿惊讶地质问。

“所有人都要工作、买房的,你现在买,每个月还个两千块钱,慢慢供出一套房来不好吗?”孙阿姨原以为女儿会痛快答应她。

“我一个月工资才两千,你要我全部拿去还房贷?”

“妈还有一点工资,会一起还的。”

“我要存着这些钱交研究生的学费。我要读研究生。”女儿拉下脸来。

“读研究生有什么好?你今年考,明年才读得上,等你毕业了都26岁了!到时候名下连套房产都没有,万一还没有工作,谁敢娶你?”

“不娶就不娶,我自己一个人就能过一辈子!”女儿把她推出去,狠狠摔上了门。

孙阿姨后来跟我说:“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,别人换房就像换衣服、老公温柔贴心、孩子懂事听话,我什么都没有。” 她想了很久,将所有归因到丈夫身上,“他自私,他们一家人都自私。”

退休的生活捉襟见肘,孙阿姨买房的心愿愈发强烈。这一年来,她对房子的理解得到更新,它不再仅仅是身份的象征,更是晚年生活质量的保障。




坐困愁城时,孙阿姨接触到保险行业,那种激情澎湃的感觉正是她需要的。经过几个月的实践,她却没有赚到多少钱,进行保险地推,她意外认识了一位企业女高管。

女高管和她年龄差不多大,手下掌管3家公司。女高管的皮肤看上去更老,可和年轻人一样涂着鲜红的口红,化了眼线,提着只能装下一只手机的手提包。

孙阿姨加了女董事的微信,忐忑地问道:“你是怎么做出今天的这番成就的?”

对方回得很快:“眼界和学习是很重要的。眼界宽,才能认识自己,认识世界。学习了知识,不断充实自己,才能够掌握真正的技能。具备了这两样,一个人就能发展得好了。”

活了一生,孙阿姨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人。她羡慕一个女人不是围着家庭打转,经营多家公司,有自己的高收入。最重要的是,不会为买房发愁。

发现新世界的孙阿姨决定自寻出路,她开始留意微信上的各种招聘信息,可这些岗位对年龄的要求普遍是在35岁以下。接近年末时,她突然看见一则事业单位的招聘,里面对年龄的限制放宽到了五十周岁,但要有社工、法律、心理、教育等相关资格证,熟悉办公软件,能准确捕捉新闻亮点,限招2人。

孙阿姨没有把消息转发给女儿,而是反复读了几遍招聘要求和聘用待遇:先笔试后面试,被录用后,月薪是3800元,还有五险一金。她决定自己应聘,这样她如果成就,就不用说服女儿,自己就可以承担房贷。

没有资格证,孙阿姨决定用奖状和证书替代。女儿帮她写好了简历,又翻拍了自己获得的各种职业荣誉,那张“最佳职工”的证书排在了邮件附件靠前的位置。投出简历,她赶紧搜集来几十篇新闻简报,从零开始学习,为笔试做准备。

一边学习,她一边等待改变命运的电话。应聘成功、买上房,她想,一切都不会太晚。



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